最近有这么一部剧,开播仅两天就就荣获网飞的收视冠军,这是一部由《穿普拉达的女王》导演大卫·弗兰科尔执导,《实习医生格蕾》编剧珊达·莱梅斯以及两夺艾美奖的好莱坞新星茱莉亚·加纳主演,共同完成的作品《虚构安娜》。
 

?

 

简单地说,故事讲述的就是从一个素人女孩,一步一步,凭借自己的魅力和才智,从零开始最终打入纽约上流人士的社交圈中,乘坐私人包机去小岛度假,在世界一流餐厅享受美食,全身上下都穿着国际顶级设计师的杰作,这不妥妥的爽文大女主的戏份嘛?

福利领取提取码:a4mt  请在宇宙英语小程序内点击图片下方位置,回复【安娜】不含框

 
 
而唯一的问题就是,事实并非如此,而是源于她的谎言,这导致了她最终入狱。
 

Indeed, the real trick that this series pulls off is that it manages to be both brashly, glossily entertaining and knottier, more complex fare than it first appears, offering enough interesting commentary on modern enterprise, the nature of identity, and the morality of storytelling to justify its tabloid entertainment value.

事实上,这部电视剧真正的成功之处在于,它成功地做到了既能让观众感到轻松愉快,又能让观众一步一步看到更纠结、更复杂的剧情。它对现代企业、身份的本质和道德的故事进行了十分有趣的评价,从而证明了它的八卦娱乐价值。

 

 

Every episode of the Netflix series reiterates a playful disclaimer: “This whole story is completely true. Except for the parts that are completely made up."

这部网飞电视剧的每一集都重申了一句值得玩味的声明:“整个故事完全是真实的,除了那些完全虚构的部分。”

 

现实中的安娜比起剧集中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BBC的报道中是这样说的。
 

If there's one big omission in Inventing Anna – the new drama about the "fake heiress" Anna Delvey, aka Anna Sorokin – it's that it fails to dramatise the making of TV drama Inventing Anna. 

如果说《虚构安娜》有一个很大的疏忽的话,电视剧《虚构安娜》还不够戏剧化,没法演绎出(现实的样子)。

 

安娜出生于俄罗斯的一个普通的家庭的她,有一个卡车司机的父亲和一个经营着小商店的母亲,在16岁时,全家移民德国,安娜逐渐对时尚杂志感起兴趣,她也开始羡慕那些奢华艳丽的生活,成年后的她决定要去伦敦圣马丁学院进行深造。
 

但是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她改变了注意,并没有按流程入学,而是去了巴黎时尚杂志《Purple》进行实习,这也成为了她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在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她碰巧有机会可以参与纽约时装周,然后她发现在纽约“拓展人脉”比巴黎容易的多,于是她便申请调往纽约分部。
 

 

然而去到纽约没多久,她似乎开了窍,摸清了纽约上流社会的生存法则,在纽约这种文化交融的城市,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口音,宗教信仰,文化背景等等,你很难猜到和你一起干杯的,是真正的名流贵人,还是披着羊皮的狼。

 

 

她花了一段时间为自己打造了一个新身份:旅居纽约的德国富二代名媛,毕竟应该没有人会放过和有钱有才还平易近人的美女交个朋友的机会吧。自此,她的诈骗生涯就开始了。
 
 
她诈骗的第一个目标可是京圈有名的青年收藏家富二代黄勖夫,要知道在ins上关注她的可都是像特朗普女儿啊,拜登孙女啊还有余晚晚、孙芸芸这些社会名流,。很多人会疑问,像这些上流人士都已经见过了这么多形形色色不少的人,那为什么还会上假名媛的当呢?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他本人是这样说的:“我去威尼斯宣传展的时候,她也一起去了,然后可能我帮她付了酒店钱这样,我觉得比如如果我们俩去吃饭,如果你没有带卡什么,我帮你刷一次卡,我觉得这个不算被骗吧。可能我去很多活动或者晚宴,当时我还是个大二的学生,她就知道比如什么酒店,什么名人会去什么酒店,谁是谁哪儿是哪儿,研究的很透彻。”
 

正是因为研究的透彻,她才能如鱼得水,如此自如的出现在各大上流聚会中。
 
The show emphasizes that Anna had skills, that she really knew how to act upper class — with supposedly chic underdressing — and was some kind of genius, as she woos rich friends (all fictional composite characters) while posing as an heir with a trust fund.
这部剧着重描绘了安娜很有技巧,她很清楚如何表现得像上流社会的人,比如穿着很时髦的内衣,而且她还是个天才,她假扮成拥有信托基金的继承人,从而去巴结那些富有的朋友们(这些都是虚构的虚构人物)。
 

 
她把和各大名流大咖的合照上传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对艺术和时尚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谎称自己要开一家私人艺术沙龙,以各种理由揩油“朋友”,欠钱不还,和饭店赊账......
 

Over the next five years, she would scam a number of acquaintances out of thousands of dollars by promising to pay for plane tickets and hotels and "forgetting" to pay them back, all whilst claiming that she had family money. She also convinced banks to lend her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dollars and deposited fraudulent cheques whilst defrauding hotels by managing to avoid giving a credit card.

在随后的五年里,她骗走了身边熟人数千美元,承诺自己会支付机票和酒店费用,但却“忘记”还钱,同时还声称自己有家里的钱,说服银行借给她数十万美元,存入假支票,同时设法不用信用卡,欺骗酒店。

 
当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一次和好友瑞秋的旅行中,她的骗局终于被发现。在一次排队上认识安娜的瑞秋和安娜一起结伴去摩洛哥进行一场奢华的旅行,然而在退房结账时,安娜又耍出了老把戏:“喔我的好朋友,我的卡刷不出了”想要瑞秋帮忙垫付高达6万的美元。
 

 
可是瑞秋不过是一个小杂志的编辑助理罢了,在突如其来的6万多的卡债之下,她起疯了,在杂志上写下了这次经历,而这离奇的故事意外的得到了出版社的青睐,被出版成了《我的好友安娜:一个假女继承人的真实故事》,而这本书不仅向世人揭开了安娜的惊天骗局,也成为了这部影片的灵感来源之一。
 
 
和剧集相同,现实生活中的安娜因为盗窃未遂和盗窃罪遭到起诉,被判处巨额罚款以及四到十二年的有期徒刑,在2021年年初,因为狱中表现良好而被提前假释出狱,出狱后的她可以说重操旧业,经营着自己32万粉丝的ins账号,还计划要加入数字艺术品的市场。
 

 

而她本人在一封公开信中是这样写到的。

I imagined for the show to be a conclusion of sorts summing up and closing of a long chapter that had come to an end. Nearly four years in the making and hours of phone conversations and visits later, the show is based on my story and told from a journalist's perspective

我把这部剧想象成某种结语,为已经结束的漫长篇章做一个总结和收尾。经过近四年的制作,以及若干个小时的电话交流和访谈,这部剧确实是基于我的故事,并从一个记者的角度讲述的。

 
华丽的服饰,高端的派对,奢侈的生活,可能是很多人想要的,而有这种想法也没什么丢人的,只要正视自己,接受自己,再去用正确的方式朝着目标努力,这样即便最后和理想中的目标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至少也是不留遗憾啦~